一个 FaceBook 营销账户的一生

我是一个 facebook 营销账户,出生于一个流水性的程序,奶奶不亲,舅舅不疼,问题是,我没有爸爸也没有舅舅,像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孤儿,姓氏名谁?那得取决于谁付费购买到我,还有他是做啥业务的。

 

某一天,也记不得是什么时间啦。

我们的金主爸爸来了,他是做外贸金融产品的。挑选了一周,把我们几十个兄弟姐妹带回了家。他们家的人员特别多,分工也很仔细,一开始就是给我们做详细的体检,估计是怕我们夭折吧。

 

把我们整齐的拉到操场上,facebook操作的天气很冷,多少温度不知道,但是我看到旁边的旁边,好几个兄弟直接就倒地了。因为他根本都站不起来,也许有先天性的什么病吧。

 

总之这么一轮下来,就有好几个阵亡了。

他们称这个为初级筛选,那些阵亡的是本身身体素质不好的,大家都不想最后栽培出来一个“曹植”皇帝一样的短命鬼。屁股都还坐热,就驾崩了。我看着那个业务主管在给底下的业务员普及着这样的“狗屁“理论,哼,谁让咱们命如草芥呢。

 

就这样,我们在Facebook操场上一站就是两天,这两天当中有好几个人被送到了医务室,那个秃头的主管又来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些送到医务室的兄弟也果断地被抛弃了,说到底还是怀疑我们的身体不够硬了,不够坚持到最后的胜利。还要浪费佔用很多资源人力和财力,怎么看这都是一个赔本的买卖,但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好不容易终于熬过了前面的两天。终于看到了照顾我们的这些小姐姐小哥哥。

 

看得出来,他要给我们打扮一番,根据我们不同的性别会有不同的定位,有一些会被打扮成为社会名媛。有一些会被塑造成为一个成功的富二代。但是在我的眼里看来一个一个出来,都像一个坐台小姐。我都不太理解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不应该是贤良淑德良家妇女吗?

 

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

 

 

我看到居然有一些明明是男生,却穿的是女生的衣服画的是女生的妆。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们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们以后要去的地方叫泰国,哎,这悲催的号生呀。

 

 

 

接下来一周的生活可以用走马观花来形容这些小姐姐和小哥哥带我们出入不同的场合,有一些是到亚马逊,有一些是到视频广场。还有一些会带我们到一些股票经济场所看到那些大幅便便的中年油腻大叔。

 

带我们的小哥哥告诉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是让我们去熟悉这些环境混个脸熟了解一下周围的情况,以便于我们后面可以很好地开展业务。在这个期间有两个兄弟牺牲了,原因是碰到了别人的举报。我就很奇怪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举报我们干嘛。当然,还有一些是因为Facebook警察临时性的扫荡转的枪口上。

 

一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我们在各自的领域在各自的地图都换了一个脸熟。大大小小的场所也进去过,和大部分的目标群体目标客户都已经打过照面。至少不算一个新鲜的面孔。小哥哥说现在我们要给他们取得联系,简单地说,就是要挨着去拜访他们。每一个人都建立起好友的关系。

 

你要知道这些人都也不是吃素的,偶尔碰到一些不讲理的人,拒绝你的好码请求也就算了。他还要去举报你,他还要去报Facebook警察。被抓的兄弟也不少。

 

这样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能够幸存下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像我这样的老油条了。水烧不开油,泼不进。也会有一些小小的保护伞。毕竟小哥哥们在陪我们也花了一点点的精力偶尔被抓进去了之后也会想办法把我们弄出来。除了搞一些假照片,假户口之类的,还要要求短信验证,那就是送钱呀。

 

慢慢地我们的业务也开展起来了。每天都有不同的进帐,但是我也明确的感觉到人和人是不同的,有一些兄弟姐妹确实天生就是做这个的料,每天他什么都不做,但是就会有很多的人找他。

 

那家伙门口排队似的,大家都想结交他。一天好几百个好友请求,同意不过来。但是这样的人非常少,大部分的人都和我是一样的,都需要自己主动去出击。总的说起来男女也是不平等的,女生的业务普遍比为男生的业务要好很多。我总算看穿了,出入这些场所的人还是不免有一些低俗的想法。

 

今天是星期六。像往常一样。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也和小哥哥一起,正常的开工。

 

但是突然来了一群Facebook检查。我意识到我的生命就要终结于此。果不其然,我们全部都被逮捕了,阻止了我们与外界的任何联系。你在主页看不到我们任何信息,你从朋友那里也查不到任何资料,我们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

 

公司也曾派人和Facebook进行过交涉。但是没有办法,”死刑“。

 

后来我们也复盘了,整个过程我们发现问题是我们没有根据往常的线路走。无意中触犯了Facebook的条例规则。而且举报我们的人也多,但是这一切只是猜测,因为facebook处罚你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当然我不这样看。因为其实我们命中注定就是这样一条路。看着那些兄弟姐妹在这条不归路上继续的奔跑,我反而有些庆幸早死早投胎。

 

我们注定是炮灰。我们的人生从一开始都注定是这样的结局。没有从业的人员可以活过几年的。长寿的也就一两年时间,短的也就几个月,像我们这样的号太多了。我觉得我们的金主爸爸,他是真正的懂得人生真理的人。

 

他没有像培养儿子一样去培养我们这样一批注定成为炮灰的人,他的亲儿子,是来管理公司的,是用来保号的,什么都不涉及,保留这个公共主页的存在,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他知道什么是重点,他知道我们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这些小哥哥小姐姐们,他们也非常的明白,无非就是从我们身上榨取到更多的价值。他们也没有必要向对待自己的亲人姐妹一样。

 

肯定有些人会想。为什么不用自己亲生的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傻。你会让自己的亲戚朋友亲人姐妹去做一个高风险的事情吗?

 

但是话又说回来。现在不孕不育的患者是越来越多了,他根本都收不出来,根本都注册不了。只有领养一条路可走呀。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故事要结束了,未必,看我如何起死回升,再续生命,这一切要感谢一个人.....

 

(待续)